欢迎登录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用户名: 密码: 认证码:
中文|旧站入口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期刊部 > 支部生活

跟着卞编辑学作文

发布时间:2017-04-28   来源:   作者: 周春丽   发布者:gongjieke

 

       去年八月份,我的一篇随笔在《班主任》杂志被刊登出来,题目是《我在文字里遇见你》,责任编辑卞京老师。
       前几天,在备一节作文指导课时时需要寻找素材,我忽然想起刊登稿件的事情我从邮箱初发给杂志社的底稿找出来,刊印在杂志上的文章进行比对之后,大吃一惊——不仅字数比原文少了近一半,卞老师对一些文句也过细致修改!
       以下是卞老师替我改动过的地方:
       第一处标题。我原先的题目是《感谢我在文字里遇见你》,“感谢”的主体不明确,不符合语法,这么写,有点不入流的流行歌词的味道。改过之后,表意明确,“领异标新二月花”的意味才出来。
      第二处,原文开头大约一百二十左右的文字删掉了。删掉的内容确实跟文题关联不大,且颇有些老气横秋的味道,我暗自庆幸,删的好!
      第三处改动十分精彩。原文第三大段,一组较长的排比句,断开分成四个排比段。读起来突然就了“删繁就简三秋树”的感觉,清清爽爽,层次分明。
      第四处,是两个破折号使用不规范的地方。我的原文是这样的:“我才终于拿到了钥匙,慢慢开启一扇扇心灵之门的钥匙——那就是我钟爱的语言文字。”老师替我改动了破折号的位置,变成:“我才终于拿到了钥匙——慢慢开启一扇扇心灵之门的钥匙,那就是我钟爱的语言文字。”另一处是“而他们,我的学生一个字一个字渗透到了我的梦里,我的血液里。”卞老师在“他们”和“我的学生”之间添加了一个破折号。对比到这里,我真是既汗颜又感动!作为一个语文老师,我真是对卞老师的细致入微感到十分敬佩!
      第五处是对一个病句和一个用词的修改。我的原文是“带着我整个的心,我的书信一封又一封诚恳地写下去,我把自己对他们的依恋和期望,把自己每天所做的一切,全都用笔实实在在记录在案,如同一个忠诚的史官。”老师替我修改成“带着我整个的心,我诚恳地一封又一封写下去,我把自己对他们的挚爱和期望,把自己每天所做的一切,全都用笔实实在在记录在案,如同一个忠诚的史官。”。病句当中的主语“书信”显然是不能和“诚恳地写”搭配的,而“我”作为一个老师对学生的感情用“挚爱”显然比“依恋”要合适些。
      第六处比较大的“手术”是把结尾处三百字左右比较煽情的句子全部删掉。等我再次细读那些可能在“制造”时还自鸣得意的文字,忽地就感到额头冒汗——原来我也不知不觉染上了“矫情”的毛病了!幸亏被老师删掉!
      综观全文,单从篇幅来讲,我的文稿被砍掉了近一半!这么久了,我居然没有发觉!再读书上的短文,明显感觉眉目清秀、活泼自然,甚至充满灵气!回头将老师删掉的那些语句前后缀连一读,真觉得卞老师火眼金睛,不仅剔除了我文字间的垃圾,连同我思想深处的污垢也被清扫得干干净净了。
      朱光潜先生在《咬文嚼字》一文中说,“在文字上推敲,骨子里实在是在思想情感上推敲”,编辑不仅是在文字上替我进行了修正,在思想上也替我进行了修正啊!这位从未谋面的卞老师实实在在地给我这个马马虎虎的语文老师上了一堂结结实实的“作文指导课”啊!
      我将从卞老师那里得到的感悟,连同我的两篇文稿,认认真真备了一节课,题目就叫《跟着编辑老师学作文》,恰巧那天听课的同仁也特别多。我相信学生们会跟我一样从中受益,既学会一些为文的技巧,更能悟出一些为文的道理。
      特写此文,感谢卞京老师。请不吝赐教!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江宁分校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南礼士路头条3号 邮编:100045
办公室电话:010-66023930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