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民办教育研究

2017全球教育之问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唐科莉   发布者:dongqingqing

 

    这一年,即将画上圆满的句号。纵观全球,教育的改革、创新和探索并没有停止,而是像我们的地球一样,继续运转。

    这一刻,即将迎来崭新的年月。放眼世界,教育的问题、瓶颈和挑战将如何应对?我们需要借助教育之问,迎接未来。

    超越国界,面向全人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通过调查、测评和数据,为我们展现了一张世界的教育地图,让我们清楚教育发展的阶段、水平和问题,向我们提出了教育改革的建议、思路和方向,也使我们更加明晰教育的责任和使命。

    学习:学校教育能否带来真正的学习

    “有些人即使上过学,但离开学校后仍不会阅读医嘱,更别说成功就业或教育他们的子女。”2017926日,世界银行发布了旗舰报告《2018世界发展报告》。其中,《学习以兑现教育的承诺》是第一次针对教育发展的专项讨论。该报告指出,在过去25年中,教育在兑现促进发展的承诺方面取得了进步,但这些进步带来了更加严峻的挑战,即如何确保学校教育带来真正的学习。没有学习,教育将不能兑现消除极端贫困和为所有人创造共享机会与繁荣的承诺。因此,无法培养知识力、学习力的教育,是人类潜力的浪费。

    在当前社会、政治、经济和环境的全球性挑战中,教育对促进和平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根据“教育对于促进发展的承诺”,教育的作用包括对人们就业能力、生产力和健康以及家庭幸福方面的贡献;促进性别平等与社会包容;通过培养积极参与的公民,减少犯罪与暴力;推动经济增长等。

    然而,世界银行指出,在全球很多国家,真正的学习并没有实现。在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3/4的三年级学生不能理解最简单的句子;在印度乡村,仅不到1/4的三年级学生和1/2的五年级学生能够计算两位数减法;尽管巴西15岁的学生近年来进步很快,但以目前的速度,要在数学方面赶上发达国家的平均成绩仍需75年,阅读方面则需要260年。

    其实,这样的挑战并非只存在于这些国家,全球有数百万儿童成年后不具备最基本的生活技能。世界银行结合95个国家的学习评估数据设定了一个全球可比的数学最低熟练程度门槛。如果低于这一门槛,说明学生没有掌握最基本的数学技能。结果显示,在高收入国家,几乎所有的小学生都达到这一水平,例如日本99%,挪威98%,澳大利亚91%,而在低收入国家,仅14%的小学生在毕业时能达到这一水平,即使在中等收入国家,也只有61%的小学生达到这一水平。

    对此,世界银行强调,学校教育并不等同于学习。无法促进学习的教育,不仅浪费教育机会,而且也对全球儿童和年轻人造成了巨大的不公平。因为,学习危机会增强并放大不公平,严重束缚了学生的成长和发展。

    要兑现教育对于促进发展的承诺,世界银行呼吁各国需要将学习,而不是将教育作为优先任务,并通过3个相互补充的策略——评估学习,使之成为一个严肃的目标;基于证据采取行动,让学校为所有学习者服务;关注与教学、学习有关的任何事,实现这一承诺。

    问责:怎样确保全民享有终身学习机会

    当今,全球有2.64亿儿童和青少年失学,这是一个失败!虽然越来越多的人获得受教育机会,但学习成绩不佳的普遍现象把教育机会和教育质量方面的持续不足推上了“风口浪尖”。与此同时,世界各国的教育预算紧张,并且越来越强调物有所值,这促使各国寻找解决方案,将加大教育问责作为首选。在《教育2030行动框架》中,通篇可见“问责”一词,这表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社会非常重视通过后续行动和审查职能促进和监测全球教育的进展。

    2017102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20172018年度全球教育监测报告《教育问责:履行我们的承诺》,重点评估了问责在全球教育系统中对实现联合国第四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DG)——“提供包容和公平的优质教育,让全民终身享有学习机会”的作用。

    在这份报告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问责定义为一种机制,作为实现第四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项工具。确保包容和公平的优质教育是一项集体事业,需要所有行动者共同努力履行责任,因此问责不能轻易地针对单个行动者。各国政府、学校和教师、学生和家长以及国际组织、私人营利机构都应该成为问责的对象。

    该报告指出,目前并不是所有的问责方法都有助于实现第四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例如,在所审查的101个教育系统中,有51个教育系统公开学生的考试分数,其中有17个根据分数来惩罚或奖励学校和教师。但是,没有证据表明根据考试分数惩罚学校能够提高学生成绩。相反,基于成绩的问责可能会导致学校以消极的方式去适应,规避因不进行长期改革而受到的惩罚。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任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表示,向前迈进需要有明确的责任界限,我们需要知道这些界限何时何地被突破,以及需要采取何种行动来应对,这就是问责的意义。教育问责定义了教师的教学方式、学生的学习方式,以及政府的行为方式,必须谨慎设计,并遵循公平、包容和优质原则。

    公平:如何用教育消除社会的不公平

    面向所有人机会公平的概念今天正被全世界广泛共享并在许多国家大力推进。它倡导每个人都应有机会实现其全部潜力并享受辛苦劳动的果实,无论其生活的环境如何。而且,公平的教育机会能够促进持久的、包容的经济增长与社会凝聚力。因此,成功的教育与技能政策能够赋权个体(不管他们出生时的境况如何)实现其全部潜力,并享受他们的劳动果实。

    那么,是否所有人,无论其经济与社会背景如何,都能获得学习机会?2017126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经合组织)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面向所有人的教育机会:消除贯穿一生的不公平》旨在回答这个问题。

    该报告使用了11个与公平相关的指标,对经合组织成员国的教育公平情况进行了评价。结果发现,因社会经济地位不同带来的学习结果的不均衡存在于所有国家,没有一个例外,只是差距的程度不同而已。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只有个别国家在个体的生命历程中达到绝对的公平,例如爱沙尼亚、日本、韩国和荷兰有10个指标的表现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但是,以色列、斯洛伐克和美国,仅有一两个指标的表现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智利、法国、波兰、土耳其和英国仅有三四个指标的表现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由此可见,大多数国家的社会经济优越的群体与处境不利群体之间存在很大差距,教育公平的缺失令人担忧。

    对此,经合组织分析,不公平加剧的原因首先是全球经济日趋知识密集型。随着偏向技能的技术变革、经济全球化和金融部门对于经济的影响日益加大,高技能工人的需求和非常规任务岗位的需求在过去30年中持续增加,因此高技能与低技能工人之间的工资差距由此扩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培养个体与劳动市场匹配的优质教育和技能开发显得尤为重要。

    该报告提出,创造面向所有人的终身学习机会,确保生命每个阶段都有公平的教育结果,并建议各国投资早期教育、支持处境不利的学生、为成年人提供持续的教育机会等。

    多元:为何要构建国际流动的教育体系

    据联合国估计,当前全球大约有2.5亿人可以被称为“国际移民”,国际移民的数量在过去25年中增长了1亿。而且,国际流动的方向从南北移民转向了南南移民。全球越来越多的人进出国门,导致社会日益多元化,而语言、文化与宗教的多样性对社会产生了巨大影响。因此,在培养人们适应经济全球化所需能力方面,教育的作用越来越重要。

    2017720日,经合组织发布了报告《2017影响教育的趋势聚焦》,将镜头对准了流动的人群,指出在这个背景、文化、语言与宗教日益多样化的“超级多元化时代”,教育系统面临两个重要责任。一方面,必须调整教学与学习,以反映并回应多样化,满足所有人的教育需求;另一方面,作为个体初始社会化的主要社会空间,教育在培养跨文化技能中必须发挥重要作用。首先,教育内容必须适应种族、宗教和文化多样化;其次,学校要通过明确的教学,培养接纳多样文化的态度和价值观,认可学习和认知的多样化并调整教学策略;再其次,在知识构建中要考虑多个视角,以体现多样化。

    目前,许多国家除了鼓励学生参与国际流动外,课程也越来越强调培养具备21世纪成功所需的知识、技能与态度。具备多国语言、理解不同文化并与之沟通的能力已经成为经济全球化社会的重要技能。但是,经合组织认为,开放的思维与多语言能力并不会促进个体建立跨文化连接或提高与他人沟通的意愿,因此还需要推动跨文化的对话,将养成对多元文化的积极态度和价值观作为教学的核心。这也是经合组织所倡导的“全球化能力”的重要构成部分。

    经合组织还提出,今天的世界需要一个支持流动和多样化的教育体系,需要能满足流动学生需求的更加灵活、更具适应性的教育。同时,日益增加的语言、文化、宗教和种族的多样化也需要学校积极应对,将挑战转化为“面向多样化世界”教育的一个优势。对此,经合组织建议,各国需要在全球能力框架中纳入培养多语言能力和多文化技能;需要将跨文化教育作为教师培训的一部分;需要让学校通过满足特定学生需求,扩大家长参与并支持学生多样化;需要为所有人提供高质量的教育;需要增强高等教育参与全球治理,支持学生流动等。

    能力:如何为第四次产业革命做好准备

    被称为“第四次产业革命”的自动化和快速技术,正在彻底改变全球的经济蓝图、工作特征及对劳动力的技能需求。数字技术的发展正在改变今天的工作。据预测,超过40%的工人未来将被机器人所取代,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的发展将影响所有社会经济的发展。

    2017119日,世界银行教育署经理哈瑞·帕特瑞诺发表《自动化对于教育的内涵》一文强调,自动化预示着教育与技术之间将展开一场新的竞争。随着自动化技术的日益扩大,那些低技能和低收入的国家将陷入更深的困境。随着职业的分类与合并,诸如复杂问题的解决技能、高层次技术技能和社会技能的再培训与终身学习,对于适应新的产业而言越来越重要。

    但是,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教育的发展并没有跟上产业转变的进程,尤其是人的技能、知识和创新的潜力没有充分发挥。强调和关注高级技能,对于全球教育和培训具有深远的意义。面对第四次产业革命,各国需要提高教育质量,促进新技能的获得机会;确保教育和培训的毕业生能为快速变革的经济做好准备;政府必须与私人部门加强合作,确保技能开发与快速变化的经济与劳动力市场需求匹配。

    对此,世界银行教育署建议,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投资者和发展机构必须关注3个政策优先事项——关注基本技能、早期发展和评估及促进早期阅读;为工人提供教育机会,并投资相关技能的发展,让他们适应未来产业需求;实施财政创新,资助高等教育发展。

    那么,哪些技能可以确保我们在未来世界中保持就业能力?世界银行指出,在努力培养学生具备基本的认知技能——大脑思考、阅读、学习、记忆和推理等核心技能的同时,必须关注新的技能需求。在世界银行经济学家开展的雇员和雇主调查中,领导力、工作、道德、人际及沟通技能被认为是未来最需要的技能,远远超过对于技术或者某项特定工作技能的需求。2017929日,皮尔逊集团与牛津大学马丁学院合作完成的报告《技能未来:2030年的就业》中则指出,借助信息技术,知识性内容的获取更加便捷,教育将更多关注个体分析思维、批判思维和创造性思维的培养。学习力和思考力或将成为学生发展的核心价值。

    数字:什么是数字化时代的公民教育

    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接触无限信息的机会。据调查,经合组织成员国平均有88%的学生赞同“互联网是获得信息的最好来源”,84%的学生赞同“在线社交网络非常有用”。

    很明显,年轻一代更频繁地使用社交网络获得信息。一些社交网络平台,如脸书(Facebook)或推特(Twitter),可以让人们在线创造并分享自己的内容。社交网站已经成为个体和集体表达及创造的空间,帮助人们建立和维持多样、广泛的社会联系。

    但是,参与的效果不仅与使用的网站相关,也与个体是否具备使用这些技术的能力相关,包括与媒介相关的互联网技能,如信息技术操作能力或熟练的在线阅读能力等。

    调查显示,学生使用互联网的动机也存在很大差异。与处境不利的学生相比,更多处境优越的学生校外使用互联网阅读新闻或者获取有用信息。实际上,与娱乐内容相比,互联网上的政治内容较少,这些内容的创造和分享通常掌握在更富裕的、受过更多教育的人手中。

    20171215日,经合组织发布的最新报告《影响教育的趋势之十三:有话要说的公民》中指出,尽管信息技术是赋权公民的一个潜在工具,但其是否带来积极影响则取决于公民是否拥有这些技术,以及如何使用技术的能力和自信。因此,在数字化时代,学校需要继续培养学生理解和参与公共协商所必须的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观。同时,随着更多参与性的制度设计以及更多数字沟通形式的开发,公民对于决策制定的潜在影响日益增强,学校必须调整公民教育。

    经合组织认为,学校可以在提高学生的数字化素养中发挥作用,同时支持学生形成更明智、更安全的互联网使用习惯。另外,通过在线公民教育,教师可以鼓励学生参与理性讨论,同时增强自身的数字化自信、动机和技能。学校也可以强调数字内容的产生与分享,讨论数字化行为及其道德内涵,并通过鼓励实践的公民教育,为学生带来超越学校教育的影响。此外,学校还可以通过为学生提供更多课堂使用信息技术的机会,平衡学生之间的数字鸿沟。

(作者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教育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南礼士路头条3号 邮编:100045
办公室电话:010-66023930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140584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