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教育信息

澳大利亚:四年级学生在PIRLS中的表现

来源:国际教育信息中心   作者:唐科莉   发布者:gaobaoqin

 

126日发布的“国际阅读素养进步研究”(Progress in International Reading Literacy Study,简称PIRLS)结果显示:2011-2016间,澳大利亚4年级学生的阅读素养平均成绩年有显著提升,但处境不利学生的成绩不良问题仍然存在。

PIRLS2001年以来每五年在全球开展一次,2016年来自50个国家的58万学生参与测试,澳大利亚分别于20112016年参与两次测试。2016年,来自286所小学的6341名小学四年级学生参加。PIRLS聚焦两项阅读能力——“为了文学体验的阅读”(reading for experience)和“为了获得及使用信息的阅读”。

结合PISATIMSSPIRLS通过评估对于每名儿童升学和生活而言非常重要的技能,确保澳大利亚政府和教育系统监测澳大利亚学生的进步状况,也确保学生成绩在全国比较和一段时间的趋势比较。

PIRLS2016报告显示:与其他国家相比,澳大利亚4年级学生自2011年以来读写成绩有显著提升。澳大利亚平均分为544分,低于13个国家(包括新加坡、中国香港、爱尔兰、北爱尔兰、英格兰及其他表现优异的国家,如俄罗斯、芬兰和波兰等)平均成绩,但显著高于24个国家(包括法国、比利时、新西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马耳他等)的平均成绩。而2011年,澳大利亚的平均分比21个国家低。

平均成绩最好的州(维州和首都地区)与排名第三的中国香港持平,西澳州、昆士兰州和维州学生的平均成绩都有显著提高,而其他州也没有明显下滑。此外这一结果与澳大利亚的国家阅读与数学评估(NAPLAN)中3年级学生的阅读成绩自2008年以来的整体进步情况一致,这表明澳大利亚自2008年以来实施的教育政策与教学实践正在起作用。

但是,澳大利亚在PIRLS中的进步主要归因于高分学生成绩的提高,而低分学生长尾仍然存在,不同人群成绩差距也没有改变。

2016年,81%的四年级学生达到或高于“中级基准”(intermediate benchmark,达到这一标准的儿童需要能够对文本中没有明确陈述的内容做出直接推断;能够排出文章中事件的顺序;能够找到并准确复述表述的行动、事件和感受等,这一基准富有挑战性但是能够达到),2011年这一比例为76%,另外达到或高于高级基准的学生比例也增加了。

但是,2016年,有6%澳大利亚儿童没有达到最低国际基准(400分),与2011年的7%相比略有进步。有19%四年级儿童没有达到“中级标准”。2011年,这一比例为24%,尽管有进步,但与其他国家如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相比,成绩很差。有42%原住民学生未能达到这一基准,而非原住民学生的这一比例为17%。更令人担忧的是,近五分之一原住民学生没有达到最低基准。

另外,家里藏书少的学生的平均分比家里有许多书的学生低80分;大约四分之一澳大利亚学生就读处境不利的学校。而几乎50%处境不利学校的学生受到与阅读教学相关资源短缺的影响,就读富裕学校的学生的这一比例只有25%

PIRLS2016报告显示:带来高度学校归属感的校园氛围对学生的读写成绩有积极影响。57%澳大利亚四年级学生有很高的学校归属感,他们的平均成绩明显更高(达到555分),而33%只有一些归属感的学生的平均分为537分,10%缺乏归属感的学生平均分为517分。

一所学校对学业成功的强调也对PIRLS成绩有积极影响。但只有4%就读处境不利学校的学生处于非常强调学业成功的环境中,而就读富裕学校的学生这一比例为26%

在澳大利亚,2016PIRLS报告显示,16%四年级男孩和11%女孩是“较差的阅读者”(poor readers,没有达到最低国际基准);18%有原住民或者托雷斯海峡岛民背景的学生是这类阅读者,而非原住民学生的该比例为4%9%就读偏远地区学校的学生是“较差的阅读者”,而大都市学校学生该比例为5%11%就读处境不利学校的学生是“较差的阅读者”,而富裕学校的学生该比例为2%

PIRLS2016结果表明,澳大利亚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是仍未能为更多学生提供一个健康、积极的学习环境,即将召开的2017年最后一次教育委员会将对这一结果进行深入分析与研讨,进行国家层面的一年级学生阅读和数学测试将提上议事日程,以避免更多澳大利亚儿童面临一生的处境不利。

根据澳大利亚《教育观点与研究——对话》及教育研究委员会网站2017-12-6相关信息整理

版权所有: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南礼士路头条3号 邮编:100045
办公室电话:010-66023930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引用 京ICP备14058432号